灰暗的天空下,到處都是碎裂的冰塊,零零星星,如同是仙女散花一般,點綴在了大地之上,雖然毫無規律可言,但看上去卻也還有著幾分美感,看上去也是挺不錯的。
    不遠處,有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他身上有著許多的污穢,泥土、血漬和水分夾雜在一起,看上去無比的狼狽。他躺在那里,氣息很弱,看著那灰暗的天空,好似若有所思一般,一動不動的。
    距離此處不遠的山坡上,同樣躺著一個男子,只是他的情況看上去就要好得多了,面色變得紅潤,只是有些地方依舊是蒼白并且枯槁,只是這模樣看上去,就令人覺得十分怪異。
    前面一點,有著一個女子,她持劍而立,對于自己那破損不堪的衣衫卻毫不在意,平視著前方,嘴角下含著淡淡的笑意。那一絲笑意顯得很是美滿,好似劫后余生一般,笑顏如花。
    忽然一聲微弱的慘叫聲,打擾了這片安寧的世界。在那山坡上,一個黑袍男子被一柄看上去有些奇怪的長劍釘在了那兒,神情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痛苦。
    雷火神劍,兩種不同的元素正在不斷的重創著張玄風體內的生機,就連神魂都受到了轟擊和灼燒,可謂是可憐至極。但在場卻沒有一個人去可憐他,任由他掛在那兒,接受著慘不忍睹的酷刑。
    若是可以的話,神飛燕恨不得親自提劍將他的皮肉和骨頭一層層的剜下來,剔下來!
    但是她卻提不起一絲的力氣,只能站在那兒,慢慢的恢復著。但是看到那罪有應得之人現在正在被酷刑所折磨著,心里面就覺得非常的痛快。
    現在的張玄風可謂是慘不忍睹,他的身軀在雷電和火焰的雙重攻擊之下,已經是外焦里嫩了,甚至還散發出了一絲肉香來??梢運?,他體內的生機已經被折磨的消耗殆盡,如今的神魂更是在接受這無盡的折磨。
    若不是雷火神劍釘住了他的神魂,恐怕如今他早就神魂離體,失去了性命。但是,如今他卻是連死都做不到,只能這般的受著煎熬,痛苦萬分。
    那些死氣想要侵襲那已經十分弱小的神魂,但是在雷火神劍的威脅之下,卻不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只能在周圍虎視眈眈。
    此刻,張玄風的心中也是懊悔不已。自己,為何不迅速的解決戰斗,拖到了現在,讓蕭揚有了機會,將其釘殺在此,卻再也無法逃離此地。這等的痛苦,讓他神魂動蕩,甚至即將破碎。
    如果再來一次的話,張玄風會選擇速戰速決,而不是因為自己那變態的心理而選擇去折磨,如此導致自己功虧一簣,只能在此飽受折磨,并且還生還無望。
    任由張玄風如何的痛苦,都沒有一個人去理會他。當然,神飛燕和蕭揚也沒有空隙的時間,他們在大戰之后,可謂是筋疲力竭,根本就沒辦法動彈。
    如果這時候再殺出什么人來,他們還當真是沒有辦法了。但是,又何至于如此的倒霉?
    蕭揚躺在地上,隨著剩余的藥力揮發,也開始治療他體內的那些傷勢,并且也逐漸開始恢復了一些力氣。雖然說非常的緩慢,但也是聊勝于無,也還不錯。
    只要現在躺在山坡上的那位不出現變故的話,那么他也就能夠多一些休息的時間。至于周邊這些蠢蠢欲動的死氣,那就不足為道了,過會兒將其驅逐便就是了,也還不至于落得失去神志的下場。
    過了許久,神飛燕也恢復了許些力氣,服下一顆丹藥之后,一個飛掠,便就到了蕭揚的身前,看都不去看之前那個污言穢語的家伙。
    雖然神飛燕受傷也不輕,但是她更多的是靈力上面的消耗殆盡,再加上那些皮外傷也不至于嚴重到無法動彈的地步,所以她也是率先恢復的人。
    蕭揚看著這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嘴角下也多了幾分笑意。原本他覺得這女子向來都是養尊處優,在這關鍵時刻不幫倒忙就好了,想不到在那等時候,還能夠出決定勝負的一劍,當真是不錯的。
    若非她的那一劍之威,恐怕蕭揚還需要多費力氣,甚至是多付出一些代價來,才能擺平張玄風了。
    “你沒事吧。”神飛燕猶豫了一下,問道。
    蕭揚笑道:“沒什么大礙,這些死氣的侵襲也無關輕重,等我恢復些力氣,就能消滅。”
    對于眼前的這個女子,蕭揚的心中也依舊是有所防備的。雖然說方才他們之間算得上是共患難了,但防人之心不可無。更何況,女人本來就是很奇怪的生物,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做出什么奇怪的舉動來。
    “需要我幫忙嗎?”神飛燕低聲問道。
    經歷過這一戰之后,這個素來養尊處優并且自傲的女子,在潛移默化之中,也逐漸的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雖然不是很大,但也很好。
    聽到此話,蕭揚只是淡然一笑,道:“就這么躺著就好,你也不必擔心,就算在冒出一個張玄風,我也一樣能夠擺平。”
    雖然這句話說起來很輕巧,但也的確如此,蕭揚還有手段并未拿出來,所以也就無懼。當然,他也不想暴露太多,畢竟在神墓之中,有著太多的可能性了,有時候暴露多了,反而是一件麻煩事情。
    “如果你覺得還不夠出氣的話,可以去折磨下他。”蕭揚淡然的說道。
    之前的言語那般羞辱,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承受得了的。之前神飛燕沒有發作,那是因為她沒有那般的能力。
    “這種垃圾,簡直就臟了我的雙眼,我可不想再臟了其他東西。”神飛燕漠然地說道。
    之前她的確想要將其碎尸萬段,但是如今想來,都也沒有什么意義了。而且,那雷火神劍的折磨,就足以讓其痛不欲生了。
    見蕭揚沒有起來,依舊看著那灰沉沉的天空,難不成其中有著什么玄妙之處?
    神飛燕也倒在地上,想要看出個究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