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傷勢沒有辦法恢復,自然不可能會是這些龍族的對手了。
    “目的?我們的目的很簡單,那便是將你捉回去交給風大人!”那為首的一條龍道。
    “風大人?風紀?那混賬,我已經這樣了,他還不放過我?”龍蓮的雙眼中充滿著恨意。
    “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你選擇錯了,所以才會落得如此下??!”只聽到那龍道。
    “沒錯,龍蓮,不只是你,就連你那一個兒子,半龍人,我們也會收拾掉他的,反正他那種廢物,也沒有必要留下在這個世界上!”那另一條龍道。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龍蓮一聽,急了道。
    “你那傻兒子,早已經被風大人折磨得半死不活了,恐怕他現在已經死了也說不定呢!”又有龍道。
    “你們到底做了什么?”龍蓮一聽,立即道。
    “也沒有什么,只是……”那為首的龍山已經將之前的事說了出來。
    “你們……我要和你們拼了!”龍蓮說著,一張開嘴,就是一道龍氣噴出來。
    “滾!”龍山嘴里同樣吐出一道龍氣,一下子轟到了龍蓮身上,龍蓮身體立即被擊退。
    龍蓮腹中的傷口再次迸開,新傷加舊傷,幾乎讓它昏死過去。
    “還敢反抗?你以為你還是當時那一個圣女不成?”只聽到龍山不屑一笑道。
    “龍山大人,我們帶是早點帶它走吧,可不要耽誤了時間!”只聽到有龍道。
    “也是,帶走吧!”龍山說道。
    但此時,只聽到一把聲音響起來:“住手,放開我娘!”
    這聲音一出,眾人的目光立即都落到他身上。
    來人半龍半人,正是范飛!
    除了范飛之外,還有一個人,一條狗,還有一條小型的赤龍,這是一個古怪的組合,不過現在龍山等人并沒有注意到秦漠等人,他們只注意到范飛。
    因為范飛此時已經往龍蓮撲過去了。
    “飛兒!”龍蓮一看,又驚又喜,她道,“你快逃,不要管我!”
    龍蓮也明顯知道,這范飛可不會是面前這些人的對手,要是讓范飛出手的話,根本就不可能的!
    范飛恐怕會死在這里,作為母親,龍蓮自然不能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死在這里了!
    “娘,我不會逃的,我會救你!龍山,放了我娘!”范飛立即大聲道。
    “廢物,你想救你娘,你有這樣的本事嗎?”龍山不屑一笑,尾巴往范飛掃了過去。
    范飛一拳轟過去,但是他整個人都被轟飛出去,這種級別的差距,完全不是一個層面的!
    范飛嘴角溢出鮮血出來,但是他卻絲毫不退縮,再次沖上去:“放開我娘!”
    “嘭!”
    一次,兩次,三次……
    范飛的身體雖然強壯,不過這些巨龍可不是吃素的,它們一出手,可是壓得范飛根本無法出手,更別說救他的母親了!
    范飛再一次被擊飛,他身上估計已經有好幾根骨頭都折斷了,但他仍然還站起來。
    一只手掌捉住了范飛的肩,阻止他繼續站起來:“范飛,你這樣是不行的!”
    眾人的目光都落到秦漠身上,這一個男人的氣質,可是與范飛完全不一樣,秦漠的身上,似乎擁有著非常強大的氣息,這一個男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