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三十有余的娛記,可謂是春風得意,飛黃騰達之日,指日可待。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做了一輩子的娛記,居然也有人采訪自己的一天。
    今日的意外之喜,不可謂不多。
    這不,一位威武不凡的男子,當場支付了他一百多萬。
    說是對他手里,關于傾世夢的消息非常感興趣,能否去其他地方談談。
    蕭言自是沒多想,直接跟著本尊是六部麒麟軍的主將而走。
    通過主將的引薦,上了一輛商務車,隨即,林玄和主將說了什么,主將隨后離開。
    “我對你手里關于傾世夢的消息很感興趣!”
    車內,霍少卿面無表情,神態從容。
    一雙深邃而毫無波瀾的眸子,上下打量蕭言幾眼。
    蕭言上車之后,便愣住了。
    好俊俏的后生。
    就單憑這模樣,進了娛樂圈,絕對是大紅大紫。
    如今這個看臉的時代,臉就代表了流量。
    要是在參演幾部電影,出幾張專輯,妥妥的一線巨星。
    蕭言皺了皺眉頭。
    按照流程,不應該是先談價錢,在詢問,之后在給他材料嗎?
    怎么一上來就詢問?
    他眼力不差,自然看出這位才是幕后支付自己一百多萬的金主,也沒過多計較,點了點頭。
    “我手里的確有很多關于趙堂和傾世夢的材料,不過得看你出什么價格了!”
    既然已經挑明了,那他也直接一點,早點交易,錢到手,才是王道。
    只是,面前這后生...氣場太過于強大。
    讓自己在隱隱中覺得低他一等。
    “項上人頭擔保,真有?”
    霍少卿露出莫名的笑容,可眼神卻是犀利無比,宛若刀光。
    “嘿嘿!”
    蕭言打了哈哈,并沒有說話。
    敲了敲車窗,林玄遞過來照片,經手,扔給蕭言。
    “傾世夢這這一個月都是跟我在一起,無論白天黑夜。”
    “請問你是通過什么手段拍攝?時間,地點!”
    霍少卿淡淡的目光,看向他,眸光中,沒有絲毫神情。
    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
    如果非要說。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看著死人!
    這下,蕭言算是徹底的搞清楚了,感情人家不是沖著自己手里的材料來的,而是興師問罪。
    他的手里到底是些什么東西,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
    “表面是趙堂未婚妻,背地里卻和你搞在一起,呵呵,看來這個傾世夢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簡直就是世風日下.....”
    蕭言冷笑著說道,對傾世夢表示了道德的譴責。
    “既然你們沒有誠心合作的態度,那也不需要合作了!”
    說完,拉開車門邊下了車,甩手就想走。
    然而,剛一轉身,耳邊響起錚的一聲。
    轉身和林玄面對而立。
    一把三尺青鋒便架在自己脖子上。
    這....
    “傾世夢從未離開我家先生身邊半步,既然你拿項上人頭保證。”
    “那么,你的人頭,我們收了!”
    林玄冷笑,嫂子也是你能言語侮辱的?
    憑你這么一句話,老子便能斷你死亡!
    記得,到了閻王殿,告訴眾兄弟,你是招惹了麒麟戰區的嫂子下去的。
    霍少卿降下車窗,看似溫和,人畜無害。
    每一句話,讓他四肢生寒,渾身顫抖。
    青鋒在肩,死亡之邊。
    “你...你....”
    這特么到底是什么人??!
    蕭言舌頭哆嗦,完全說不出話,他們真敢殺人不成?
    “別在這里,被人看到,不好!”
    林玄領命。
    處理完了小插曲,霍少卿打開座椅上的平板,撥通了傾世夢的電話。
    而此時,正要前往新聞發布會現場,面如死灰的傾世夢忽然接到霍少卿的電話。
    眼淚,奪眶而出。
    急匆匆的跑下樓,站在大廈門口。
    霍少卿下車,手中捧著一把...純白色的...菊花。
    四目相對,美眸傳情。
    傾世夢眼中的眼淚撲簌簌的掉下,雙手捂嘴。
    偽裝的堅強,在看到霍少卿的剎那。
    瞬間爆發。
    情感似乎找到了宣泄口。
    可她再也無法挪動腳步,雙腿仿佛灌了鉛,定定的站在這里。
    她現在已然在深淵之中,不想,牽連他。
    她甚至不敢大聲哭出來,只敢輕輕抽泣。
    “送給你的!”
    霍少卿大步走上前,白色菊花在陽光之下活靈活現。
    白色,象征純潔,圣潔,沒有被塵世污濁。
    傾世夢看見她手中一捧菊花,哭著哭著,卻是笑了起來。
    白嫩的小手抹著眼淚,可,眼睛卻是越來越酸。
    “這是菊花,送給死人的!”
    傾世夢破涕為笑。
    凡間塵世,她原本以為,人,都是自私的,都為了自己而活。
    甚至為了一己之私,可以斬草除根,羞辱,侵犯他人。
    他,卻不一樣。
    他會真的關心自己。
    雖然自己罵他呆子,不會花言巧語逗自己開心,但,他卻是真心實意對自己,照顧自己的每分每秒都是真情流露。
    在這諾大的塵世,或許,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在乎自己。
    霍少卿額頭浮現幾絲黑線,林玄這個混賬,居然不告訴他,菊花是送給死人的!
    看來得好好的修理一下了。
    林玄也是非常委屈??!
    他也不知道,菊花居然是送給死人的。
    “那我扔了!”
    霍少卿轉身就朝著一邊的垃圾桶而去。
    可,傾世夢一把奪過。
    速度之快,一氣呵成。
    “不要!”
    她搶過來,緊緊的抱在懷里。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你送的禮物,我怎么可能不喜歡。
    一滴滴的眼淚落在白色的菊花花蕊,眼角帶笑。
    剛剛受到的委屈,似乎在見到霍少卿的那一刻,煙消云散。
    “霍少卿,你就是個呆子,木頭,榆木疙瘩!”
    女人心,海底針。
    常年廝殺在戰場的霍少卿完全想不明白。
    為何前一秒剛剛破涕為笑的傾世夢,這一刻為何忽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所以說,這女人吶,變臉比翻書還快!
    “晚上吃什么,我讓林玄準備!”
    霍少卿揉了揉傾世夢柔順的頭發,笑瞇瞇的問道。
    林玄說,這叫摸頭殺。
    女人都吃這一套。
    可,對于傾世夢,似乎沒啥用??!
    哭的更厲害了!
    “誰欺負你了,我讓林玄上門做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