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你先密切注意那些破壞合作的人,然后拜訪一些s市有能力,且年紀比較大的人,向他們打聽一下宋家的事情??純湊獾降資竊趺椿厥?,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郭臨風二話不說,直接開始調查。路白想了一下之后,來到了東方家,老爺子過了這么長時間,肯定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久之后,路白來到了東方家,看到老爺子正在教公孫明學習??吹鉸釩椎嚼?,直接走了上去,“找我來干什么?不會油給我送一個人讓我教吧”
    路白笑了起來,“我哪里有那么多人才啊,今天是來找你打聽一件事情,沒有其他的意思。”
    東方老爺子點點頭,隨后兩個人進入客廳之中。
    “有什么事情,直接說吧,咱們就不需要兜圈子了。”
    路白猶豫了一會兒,慢慢問道,“我知道老爺子經歷商場這么多年,一定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我今天是來找你打聽一下宋家的事情。”
    “宋家?就是s市的宋家?”
    路白點點頭,表示同意。
    老爺子想了一下,慢慢的說道,“你是來打聽他們仇家的事情吧?”
    路白點點頭,心中暗喜,老爺子肯定知道一些秘密。
    “既然你問道,就和你說一下吧。宋家的崛起非常的快,僅僅幾年的時間就從一個不知名的小家族逐漸成長為一個大家族。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主要產業,也沒有趕上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時刻。是在一個經濟非常低迷的時候發展起來的,這一點讓業內人士非常的驚訝。”老爺子說到這里,也帶著一絲感嘆。
    “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在贊嘆他們家主的領導能力,但是最后的確聽說一個巨大的秘密。宋家的產業并不是他們自己創建的,而是搶的其他家族的產業。我記得是劉家,恰好時間也對的上,劉家敗落的時候,宋家崛起的。”老爺子嘆了口氣,感嘆世界的殘酷。
    “從那之后,有個消息便傳了出來,宋家得到劉家的產業并不是用合法的手段,而是用了非法的手段。我們之間流傳最廣的,也最讓人相信的就是劉家所有人集體消失的那一次。”
    “集體消失?這是怎么回事?”路白驚訝問道。
    “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現在看來,估計是與宋家有關,具體他們怎么弄的,我也不知道。”老爺子嘆了口氣。
    路白陷入沉思之中,如果采取非法的手段,這件事情就不好辦了。
    老爺子想了一會兒,接著說道,“我記得當時還有一件事情,好像是劉家唯一的兒子消失的事情。那件事情鬧得非常的大,s市所有人都幫他找,最后好像是沒有找到。過了一個月左右吧,就發生了劉家集體消失的事情。”
    路白點點頭,感到這件事情并不簡單,劉家的消失很有可能宋家有關,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宋家做的。
    想到這一點,路白反起了猶豫,不知道該怎么辦。這件事情畢竟是宋家的不對,如果自己強行幫他們,會遭人唾棄的。
    老爺子并沒有發表意見,畢竟他也知道郭家與宋家合作的事情。
    路白考慮了一下,站起來說道,“謝謝你,我回去考慮一下看看這件事情應該怎么處理。”
    老爺子沒有挽留,只是點了點頭。
    路白獨自一人開著車走在路上,不停的想著老爺子的話,同時也在考慮著自己的利益。
    這件事情無論讓任何人處理,都非常的困難,只要幫宋家,他們就能合作共贏。如果放棄他們,郭家的利益也會遭受損失,最重要的是,柳家的事情就很難贏了。
    就在路白猶豫不決的時候,劉蘭的電話打來了,“路白,你說對了,張浩家徹底完了,我們公司收到了很多訂單,讓我們根本忙不過來。”
    路白并沒有多少驚訝,這早就是他預料到的事情。
    “你怎么了?怎么感覺有點不開心啊。”劉蘭的嗅覺十分的敏銳,第一時間感覺到了路白的不對勁。
    “我這里發生了一件事情,有點難以解決。”路白嘆了口氣,慢慢的說道。
    “和我說說唄,我是你的女人,應該為你排憂解難的。”劉蘭一下子笑了起來。
    路白猶豫了一下,慢慢的說道,“有個和我們合作的家族,可是他們家族的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得罪的那些人就在昨天,找他們復仇。你說我應不應該幫他們?”
    劉蘭聽到之后,也變得猶豫不決,不知道應該怎么辦。
    過了幾分鐘之后,劉蘭慢慢的說道,“這件事情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
    “怎么這樣說?”路白瞬間來了興趣。
    “簡單就是不用幫他們,讓他們自生自滅,如果他們頂住對方的復仇,這就說明老天不讓他們滅亡,到時候你們再合作,也傷害不了你多少利益。”劉蘭的話讓路白茅塞頓開,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難得就是了解他們之間的事情,辨明是非,正確處理這件事情,最好是讓他們和解,這樣對所有的人都有好處。”
    路白點點頭,這個劉蘭真是個智囊,上一次對付白家,這一次對付宋家,都給他提出了很大的建議。
    “我知道了,你真是我的福星啊。”路白在手機中親了劉蘭一下,然后立刻掛上了電話。
    隨后接著給郭臨風打了一個電話,想了解了一下情況。
    “我具體的打聽了一下,那一次事情好像不僅是宋家的過錯,劉家也有過錯?;褂兇鈧匾囊患慮榫褪?,那一次事情好像就是劉家挑起的。”郭臨風說的時候也不敢確定,畢竟那個人說的也不一定正確。
    “你打算怎么處理這件事情?”路白問道。
    郭臨風想了一下,慢慢的說道,“我其實也沒有一個好的想法,就是想讓他們和解,這樣對大家都有利。”
    路白點點頭,接著說道,“你去把這件事情處理一下,盡量讓他們和解,由你們郭家出面做擔保,最好把劉家拉到咱們這里來。”
    說完之后,路白便扣掉了電話,隨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扭頭來到了韓雨的公司。剛走進辦公室,看到韓雨憂郁的表情,心里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