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看著手中的一雙輪回眼,雖然明知道是自己的眼睛,但心中還是生出了一絲絲的激動之心。
    他二話不說的扣出了自己眼中的一對三勾玉寫輪眼,然后將輪回眼安上。
    輪回眼重歸的剎那,一股強大的森羅萬象之力幾乎要在身體內噴薄欲出,仿佛一顆即將爆發出來的火山,他從未感覺過身體如此有力!
    這絕對是一股,超越了他巔峰的力量!
    如果再重來一次終末之谷,我可不會再輸給你了,柱間!
    “不是說好了在實力地位對等的基礎上你才會談談嗎?”大概能體會到斑的心情,卡茲笑了笑,然后難得的吐槽道“你剛才所謂的廢話可是不少。”
    他聽起來聲音并無半點恐懼,仿佛天上的圣主對自己的影響還不如斑的一席話“看來就算是你,在取回力量后的欣喜感也不會少啊。”
    “或許我能理解天上的那個圣主的心理了,久違的力量感。現在除了生命力,我什么都不缺了。”
    斑握了握拳頭,仿佛是在試驗自己如今的力量。
    “那么……”他抬頭,望向遠處那高站與天的惡魔,活動了一下身體
    “也該讓所謂的圣主見識一下,何謂真正的忍者了。”
    斑掀起一抹笑容,取回了輪回眼以后,體內的森羅萬象之力更加龐大,并且還擁有了輪回眼的能力,這讓他也有了與圣主對戰的可能。
    雖然不想承認,但剛才圣主甩出的一擊,確實已經超越了曾經的自己。
    卡茲笑著搖了搖頭“還是小心一點吧,他們三個就交給我吧。”
    “你又要躲在后面?”斑眉頭一皺
    “還不到我出手的時候啊。”卡茲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后說道“我相信距離我出手的那一天越來越近了。”
    “無所謂了。”斑冷哼“我一個人也夠了。”
    卡茲搖頭一笑,然后鄭重的說道“祝君武運昌隆。”
    斑沒回話,只見他的身體外突然浮現了大量的金色查克拉,這些查克拉瞬間升起,然后化為了一個金色的巨人武士。
    武士的背后伸出金色的羽翼,一個揮動便飛上了天空,直奔著天空中的比克而去。
    “還真是一個急性子。”卡茲感嘆一聲,看著不知道該說什么的長門,直接坐在了地上,他那如海藻一般的紫發搭在肩上“別太緊張,我和斑不是什么壞人。”
    “你們究竟要做什么?”從之前的短短話語中,小南好似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在幾十年前和初代火影千手柱間殊死一戰且被認為死去的宇智波真的活著,并且還在臨死前開啟了輪回眼交給了長門,然后派出了一個替身監督,這其中有什么陰謀自不必多說。
    后來的事情更是細思極恐,在他將輪回眼交給長門后,本來應該老死的他居然再度出現了,而且看樣子實力還是那么恐怖,聲音也沒有一絲的蒼老,更是將自己的輪回眼重奪了回來。
    如果他之前說的沒錯的話,斑應該是想讓長門通過輪回眼來復活自己的,那么他根本就沒必要重新奪回輪回眼??!
    而他現在卻毫不猶豫的出手了,那只能證明有什么意外讓斑更改了計劃!
    是魔族的意外威脅?還是什么其他的事情?
    或者說斑已經解決了壽命問題?不會再因為衰老而死亡了???
    她心中很清楚,知道了這么多秘密,或許他們自己都活不了多久了。畢竟這個真相實在是太驚人了,若是讓忍界的人知道當初的宇智波斑還活著,恐怕會是一個完全不亞于魔族出世的驚天霹靂!
    “其實也沒什么。”卡茲輕笑道,他的身體突然之間變化,在短短幾秒鐘過后竟然變成了天道佩恩的模樣!
    他摘下了金色面具,面具下的臉果然和天道一模一樣,甚至于連那雙輪回眼都復制了過來!
    “你這是?!”小南震驚了,然后胸口中便被憤怒的火焰填滿“不要以為自己實力強就可以隨意的踐踏別人的尊嚴!”
    她不怕死,比起死她更害怕的是悔恨,她悔恨當初自己的弱小無力,她悔恨因為自己而導致死亡的彌彥!
    “我懂,我當然懂。”卡茲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尊嚴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恐怖的助燃劑,只需要一丁點火苗,就可以化為燃燒整個世界的熊熊烈焰。”
    似乎沒想到卡茲會如此說話,小南一時愣了,她正要說話,卻突然聽到長門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剛剛宇智波斑扣出了他的雙眼,劇烈的痛苦讓身體本就不好的長門陷入了昏厥之中,但他畢竟是生命力頑強的漩渦一族,再加上心中擔憂小南,在強大的意志力之下竟然很快就蘇醒過來了。
    “長門!”小南也顧不得和卡茲說話了,直接用雙手撫摸在了長門的臉上。
    長門哀傷的笑了笑,透露出了心酸以及一絲解脫,他問道“那個家伙已經走了嗎?”
    “他去與圣主交手了。”小南小聲回道“但起初那個面具人還在。”
    聽到在談論自己,卡茲也看向了長門,失去了雙眼的他看起來相當失魂落魄,兩行血淚凝固在了面部后又被小南擦拭掉。
    “不愧是漩渦一族的忍者,繼承自六道仙人的生命力從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一種血繼限界了吧。”
    看到他們兩個不說話,卡茲也沒在意,他隨手將手中的被斑換下來的寫輪眼扔了過去。
    小南一把將它們抓住,疑惑道“你這是要做什么?”
    “將這雙眼睛移植到長門的眼中吧,你也不想他就這么生活在黑暗之中吧?”
    “你不殺我們?”長門皺眉,他的判斷和小南是一樣的,畢竟斑一直隱藏在暗中一定是有著他的理由的,此刻突然現身而且還大方的將真相告訴了他們。
    怎么看都不可能會將這件事放過去!
    “為什么要殺你?”卡茲突然笑了“斑有著自己的驕傲,我也不會為斑殺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無權替他人作出決定。”
    “那你……”
    卡茲突然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打斷了小南
    “你想知道這世界的真相嗎?并不是真正的歷史,也不是魔族與七武海,而是這個世界滾滾前進的車輪后方的推手。”
    “推手……你這是什么意思?”小南凝神皺眉,雖然不知道對方想說什么,但她隱隱覺得或許自己的將來都有可能被卡茲接下來的話定格。
    “這個世界的暗中有一只手推動著整個世界的劇變,七武海的出世,圣主的復活,乃至未來的種種異變,都在他的計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