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切爾,撐得住么?”聽到基站傳來的大威力狙擊槍的悶響,方競星有些擔心道,畢竟不到萬不得已不得殺傷守衛的禁錮,大大限制了米切爾的發揮。
    “我這里沒問題。”進入戰斗狀態的米切爾鎮靜說道,完全沒有初見方競星時的緊張于窘迫,他已經完全進入了戰斗狀態。
    米切爾有意顯露自己并非浪得虛名,狙擊鏡套住了一個沿著射擊死角想要繞到自己背后的守衛,他在一瞬間槍口向高抬了抬,接著槍口上一道強光閃過。
    守衛聽到槍聲慘呼一聲驚慌躲避,子彈在他頭頂帶起一溜火花,接著眼前就迸散開刺眼的火星和滋滋啦啦的電流聲音——米切爾一槍擊中了他頭頂上方的電線。
    耷拉下來的電線好像被斬成半截的蟒蛇一樣胡亂挑動,僥幸沒有被電流打中的守衛,倉皇沿著來路退了回去。
    “你們抓緊時間,我這里沒有問題。”解決了隱患的米切爾沉聲說道。
    “小帥哥深藏不露呢。”舒蕾對著對講機另一方笑了一句,換來的又是米切爾的沉默不語。
    “注意隱蔽,我們很快就過來。”方競星又叮囑一句,蝰蛇又發動了運輸車,向最后一個庫房區域進發。
    被米切爾一人死死壓制住的守衛這時候也反應過來,基站上面的狙擊手雖然厲害,卻一直沒有直接殺傷任何一個守衛,顯然也是有所顧忌。
    巡邏隊也充分領會了米切爾釋放的“好意”,打消了正面沖擊或者是迂回包抄的念頭——基站這里顯然是在承擔著掩護任務,基地里面還有人!
    “有一隊守衛向你們的方向去了,二十人,應該很快就會接觸上。”對講機里傳來了米切爾的聲音,守衛居然是分派出了三分之二的兵力,這在最大程度上抵消了米切爾的掩護作用。
    “守衛也不笨嘛,”舒蕾笑道,“放心吧,這里會有精神攻擊給他們完全不一樣的體驗的。”
    可就在這時,車上三人卻看到了去往目標方向的倉庫外面,響起了猛烈的火光,接著一陣雜亂的交火聲傳來,方競星三人臉色齊齊一變。
    這時候在倉庫方向傳來交火聲,只有一個可能。
    那一隊放棄基站的守衛,在和他們遭遇之前,更加意外地提前遭遇了另外一隊人,并且對方可沒有他們不隨意殺傷守軍的顧忌,在甫一接觸的時候就對守衛發動了致命攻擊。
    意識到不對的蝰蛇猛打方向盤,將運輸車停在了庫房側后。
    “什么情況?你們開槍了?”對講機了傳來了米切爾的聲音,他正在使用瞄準鏡仔細觀察交火聲方向,倉庫外面守衛們一邊開槍一邊四散躲避,不斷有守軍被擊中倒地,瞄準鏡里面看不到的另一方,在向著守軍毫無顧忌痛下殺手。
    “倉庫里面應該是還有一撥人,在我們之前遭遇守軍了。”蝰蛇皺了皺眉,看了方競星一眼。
    這個時候出現在安德森基地的第三方勢力,居然還是在他們要去的最后一個倉庫那里,答案再明顯不過了。
    “有人和我們的目標一樣!”方競星三人急忙下車,沿著倉庫邊緣小心觀察。
    也許是米切爾的高超手段給守軍造成了誤解,這一隊向倉庫方向進發的守衛,沒有想到會突然遭遇到猛烈的伏擊——就像前天在基地外面被伏擊的運輸車隊一樣。
    倉庫外面幾乎是無險可守,守軍雖然在竭力抵抗,卻在交火最一開始就陷入了被動。
    對面來的一定是高手,方競星瞬間已經做出了如下判斷,倉庫里突然向守衛發動攻擊的第三方力量人數并不多,但卻通過極為默契的配合將準備不足的守衛徹底壓制。
    庫房內的攻擊猛烈到,甚至方競星都來不及做出救援守軍的決定。
    當守衛已經傷亡過半之后,方競星看到一個領隊模樣的朝幸存的幾人指了指基站方向,然后不管不顧地端起班組機槍掃射雅致庫房方向,方競星明白,他是要使用突然的火力壓制為其他人撤離爭取時間。
    七八個殘存守衛來不及多想,只能接著這短暫整取出來的寶貴窗口期脫離戰團向基站方向撤離。
    “米切爾,守軍這里有麻煩,你那里小心。”此刻讓方競星為難的是,如果將基站還給守軍,那么等到大批援軍到來之后,他們也就失去了偷走潛艇原型機的機會。
    可這時卻有更加意外的情況發生,對講機那邊沒有傳來米切爾的回答,而是在一聲有些陰郁的冷笑之后,徹底斷線了。
    方競星瞬間只感覺頭皮發麻,蝰蛇和舒蕾也都大驚失色,米切爾的通信模組,落在了另一個人手里。
    “現在顧不上這些守軍了,基站落入對方手里,米切爾很有可能……”蝰蛇輕搖了搖頭,這讓方競星瞬間怒氣上涌,潛艇還沒有拿到,就已經折損一個隊員了?
    “現在不是沖動的時候,庫房里的敵人還沒有發現我們,我們還有機會。”舒蕾伸頭看了看,負責斷后掩護的守衛這時候也被擊殺了。
    “他們出來了。”舒蕾輕聲說了一句,然后急忙收回身形,方競星緊貼著庫房邊緣,目光延伸出去,從庫房出來了三個人。
    而其中有一個人的背影,方競星感覺極為熟悉,但他并沒有急于通過精神信號探查。
    “通知我師兄,開運輸車過來,師父要我們找的東西找到了。”一個有些得意的女聲朝另外一個人說道,雖然隔著一段距離聽不真切,但方競星還是瞬間想起了這個聲音的主人。
    居然是闞雨。
    葉霓也來了?那么在基站暗算米切爾的,就是葉霓了?
    方競星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同門師兄師姐”居然會出現在這里,而且是和他一樣的目的——偷竊水蛇原型機。
    這么說?難道上官星云也來了?方競星腦中紛亂,想到上官星云可能也在這里,緊張地捏了一下舒蕾胳膊,他自己卻沒察覺。
    “怎么了?”舒蕾感覺有異,回頭看了看方競星,輕聲問道。
    “襲擊米切爾的,是葉霓。”方競星聲音有些艱澀,“剛剛說話的,是他師妹,闞雨。”
    舒蕾聞言,眉毛輕挑了挑,卻又笑道:“三對三,這下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