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開始之后,我依然還是和沙克在替補席上看著其他湖人隊球員在場上奮力拼搏,然而我也注意到沙克此時的面容顯得相當的嚴肅,他突然之間變成這種樣子我個人說實話還真的有些不太習慣,猛然之間才覺得可能平時那個能夠讓人覺得輕松愜意的沙克也挺好的。
    場上湖人隊之前所取得的良好氣勢此時已經慢慢的被爵士隊重新給打了回來,第四節開始不到1分鐘的時間,爵士隊就利用突破連續造成了湖人隊兩次犯規,并且這兩次犯規還都是投籃犯規,最后爵士隊利用罰球得到了三分。
    事實上第四節上來之后爵士隊派出的陣容也是比較奇葩的,至少是和之前爵士隊所使用的陣容完全不同的,他們教練杰里斯隆竟然將猶他雙煞分開來使用,只是派上了他們的核心后衛斯托克頓,然后將卡爾馬龍放在了替補席之上。
    另外爵士隊派上來的球員之中也沒有那種特別高大的內線球員,總體而言爵士隊這個陣容更像是一個控球后衛加上四個鋒線球員的小陣容組合。
    當然杰里斯隆這么排兵布陣我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這也是為了對應湖人隊現在場上的陣容,畢竟湖人隊這邊也沒有派出沙克這個頂級內線,場上的中鋒其實在內線顯得非常的軟,不管是進攻端還是防守端的個人存在感都不太強。
    也正是因為爵士隊在排兵布陣上都完全針對著我們湖人的球員特點來,而我們湖人隊球員的整體體能還是要稍微差一些的,因此即便湖人隊場上的球員依然還是打的非常的努力,然而場面上卻漸漸的開始向著爵士隊那邊傾斜了,14分的分差被逐漸拉大到了17分。
    這個時候湖人隊的主教練銀狐哈里斯率先坐不住叫出了暫停,畢竟現在的分差是18分,而距離第四節比賽結束還有10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現在不能阻擋雙方分差進一步擴大的話,那么湖人隊就將會徹底失去追分的希望。
    在暫停時我發現銀狐哈里斯的思路還是比較清晰的,他也對于爵士隊的戰術布置相當的清楚,然而想要讓已經非常疲憊的湖人眾將在10分鐘的比賽時間里追回18分的分差還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畢竟我們第三節已經爆發了很長一段時間了,當時幾乎已經把自己的體能逼到了極限,最關鍵的一點是我們沒有足夠的休息時間來恢復體能。
    說起來還是因為我們上半場所埋下的坑實在是太深了,整整37分啊,別說是半場輸這么多能夠算是一大恥辱,要是我們下半場還能夠追回來的話,對于爵士隊只怕是一件更大的奇恥大辱了,所以可以預見到的是爵士隊在接下來的比賽之中一定也會全力以赴的,這兒好歹也是他們的主場,要是在全場數萬球迷的眼前領先37分被翻盤的話,那么他們以后真的是不知道要被噴成什么樣子了。
    銀狐哈里斯其實也沒有做太多的戰術布置,只是將我和沙克換上了場,加上之前在場上的控衛范??巳?,小前鋒埃迪瓊斯以及大前鋒羅伯特霍里。
    我們湖人隊現在最強的陣容就是這個了,不過下半場以來我們這個陣容的整體上場時間已經非常的長了,而接下來的十分鐘比賽時間將會是一場對于意志力的巨大考驗。
    之前剛剛來到猶他高原時其實并沒有感覺到呼吸有多么的不順暢,甚至因為這兒干燥清爽的空氣與天氣,一度讓我覺得在這兒呼吸起來比低海拔地區還要更舒服更順暢。
    然而當你經過了數個小時的高強度比賽之后,整個身體已經透支嚴重,你的肺里每進行一次呼吸都需要付出比平時更多的努力,這個時候高原氣候之中的缺氧問題才會變得十分棘手起來。
    和長期生活在這兒的爵士隊球員比起來,我們還必須額外付出精力去適應這種缺氧的情況,甚至有那么一小會我感覺到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些小黑斑,我知道那一定就是我出現缺氧癥狀的前兆了,說不定這場比賽結束之后我們湖人隊的有些球員就需要去吊扇幾瓶生理鹽水或者是吸上幾口純氧了。
    另外因為我們現在是比分落后的一方,所以我們還必須加快比賽的節奏,盡量讓爵士隊無法落到陣地進攻之中去。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這邊的球員配置如果外線能夠投開的話也是可以很好的應付陣地戰的,但是在體能下滑的情況下我們的外線是否還能保持穩定的火力啦?
    之前埃迪瓊斯有過三分線外連續命中的表現,所以我倒是覺得等會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多傳一些球給他去投,而我和沙克既是作為戰術的發起點,也必須同時扮演終結點。
    與其他球隊那種有超強組織能力的后衛不同,我們湖人隊的后衛線上幾乎都是那種進攻能力遠遠強于組織能力的球員,即便是主力控衛范??巳彩悄侵炙芪賴拇蚍?,球如果到了他的手里很多時候都會選擇自己去進攻。
    然而非常矛盾的一點在于我們湖人隊這套陣容之中有太多需要出手權的球員了,卻缺乏一個可以有效組織分配球權的人,而此時的我卻也并不能很好的去扮演這個角色,畢竟作為得分后衛的我第一要務還是得分,只是我的這種打法肯定也是要擠壓很多范??巳那蛉ǖ?。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和范??巳墓叵狄膊皇翹?,事實上我表現得越好他的生存空間就越小,因為之前湖人隊更多的時候需要一個單打點的時候是靠他的,而埃迪瓊斯與霍里更像是湖人外線的無球投射點,當我這段時間表現出來更強的終結進攻的能力之后,范??巳諼頤竅衷謖飧穌筧葜械淖饔鎂突舊媳晃宜〈?。
    而且他還是那種需要有球在手才能夠得分的球員,要讓他打無球也是不太可能的,本來我是擁有不錯的接球投籃能力的,如果后衛是一個傳球組織能力比較強的控衛的話,我是愿意放棄球權去打無球的。
    然而這個范??巳詞且桓齟蛞饈斗淺2畹那蛟?,這其實并不僅僅表現在他的傳球技術上,事實上如果他想要傳出好球的話是具備那種能力的,關鍵是他的意識之中傳球永遠是排在很后邊的,和他比較像的后衛就是艾弗森或者是后來的歐文,然而在我們這支湖人隊之中存在他這樣的球員是非常不利于球隊的。
    也正是這個原因導致我們湖人隊表面上看起來有一大堆能夠得分的球員,然而到了比賽之中卻往往變成各自的單打,不管是沙克單打還是我單打,或者就是范??巳ゴ?,可憐的是打無球的埃迪瓊斯和羅伯特霍里實在是只能夠作為第四第五的進攻選擇了。
    埃迪瓊斯的個人數據自然也在這個賽季出現了斷崖式的下滑,或許此時此刻的他內心深處也開始在盤算去其他球隊打球的想法了吧,最關鍵的一點是他和沙克之間的比賽默契度非常的低,這就像是一件十分詭異的事情一樣,你很難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暫停結束之后,爵士隊也換上了他們的全部首發球員,此時他們依然是那種面無表情的樣子,甚至有時候你會覺得他們從外表來看就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是只有當你和他們真正的打起來之后,他們的強硬防守與毫不留情的肉搏對抗才會讓你知道這些家伙所信奉的軍事化管理是有多么可怕了。
    和上半場一開始時他們稍顯寬松的防守不同,此時的爵士隊竟然也開始對我們的持球球員進行提前的包夾和延誤了,可能是杰里斯隆看出來我們這邊球隊之中缺乏一個好的后場組織者,一旦對持球者進行全力包夾,就很容易造成我們持球者的失誤,從而獲得輕松打出反擊的機會。
    對于這一點銀狐哈里斯還專門有提醒過我們,讓我們的運轉球速度提起來,不要誰拿到球之后都要在原地運上十多秒鐘的球才肯傳出去。
    對于這一點我倒是深以為然的,原因嘛正如我之前所分析的那樣,索性的是此時我們湖人隊的球員對于比賽勝利的欲望還是暫時壓過了個人的表現欲,沒有再像以前那樣喜歡運球拖時間了。
    當我們湖人隊球員之間的運轉球快起來之后,整個球隊的進攻一下子就被盤活了,畢竟我們這幾個球員的個人能力是擺在那兒的,如果要是單獨拉開出來讓爵士隊球員與我們進行對比的話,那么我們是一定能夠取得勝利的。
    然而比賽不是單挑也不是三對三,這是五個人的比賽,要想發揮出球隊最強的實力來,有的時候確實必須要有人做出犧牲才行,否則一支各自為戰的球隊是肯定沒辦法走得太遠的。
    平時的湖人可能確實很不夠團結,不過此時此刻在場上的球員卻表現出來了明星球員應有的個人能力以及傳球視野,這就充分的說明了一點,我們湖人隊并不是球員能力不行,也不是不能夠打出好的配合來,只是因為我們相互之間都太過于自私,很多時候都將個人榮譽遠遠的凌駕在球隊的整體榮譽之上,只有在面對絕境的時候才能夠將我們逼成一支真正的球隊。
    所以說有時候這種困難與逆境是否也是一種老師啦,能夠幫助我們球隊更好的磨合,相信這場比賽之后無論最后的比賽結果是怎樣的,我們都能夠對什么是一支球隊有更深刻的理解與認識。
    此時即便是非常喜歡單打的我也變得更加聰明了一些,當我能夠在第一時間吸引到對手的包夾并且看到場上隊友跑出戰術位置的時候,無論他是否已經形成了空位,我都會在第一時間將球傳出去,因為我知道自己只是球隊整體戰術的一部分,不能夠因為我自己而延誤整個球隊的戰術執行。
    如果到了比分相差不大的關鍵時刻,我很樂意去接管最后幾次進攻的機會,但是現在我必須讓自己相信自己的隊友,也需要讓隊友相信我,我們應該聯合在一起形成一個不可戰勝的整體。
    至少在剛上場的三分鐘以內,我們湖人隊頂住了來自爵士隊的一波瘋狂進攻,事實上爵士隊這邊此時的體能也已經下滑了很多,他們的主要進攻手段主要還是比較依賴戰術體系去創造出空位投籃的機會,但是在我們不知疲倦的追防之下,整個爵士隊球員的心態似乎也逐漸發生了變化。
    當他們的外線投籃開始不準之后,再次出現空位投籃的時候他們出手的果斷程度就會下降,而籃球這項運動就是這么的有意思,場上會受到一種叫做氣勢或者是士氣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的影響。
    當爵士隊的進攻屢屢受挫之后,他們隨后的戰術執行能力就會大幅度下滑,當戰術無法為他們贏得分數的時候,他們也同樣會陷入到球星單打的泥沼當中去。
    然而相當于我們湖人隊有單打的強點,爵士隊這邊的猶他雙煞最擅長的并不是單打,無論是我單防斯托克頓,還是沙克單防卡爾馬龍都是非常輕松的事情。
    上半場卡爾馬龍之所以能夠那么輕松的獲得那么多的分,主要還不是因為沙克在防守端太過于拉閘了,下半場上來之后當他下定決心一定要防死卡爾馬龍的時候,以沙克的身高臂展以及運動能力上的天賦優勢,卡爾馬龍實在很難再得到輕松得分的機會了。
    當然爵士隊這邊的防守強度依然強大,特別是他們的防守體系非常的成熟,看得出來即便只是一場常規賽,對于紀律嚴明的他們而言也都是當做季后賽去打的。
    爵士隊這種整體性很強的防守非??酥莆頤嗆碩誘庵忠覽登蛐塹ゴ虻那蚨?,盡管此時的我們配合默契度以及配合的意愿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爵士隊的防守球員非常懂得利用一些看似不起眼的方式去打亂我們的球隊運轉。
    事實上他們那看似并不起眼的防守跑位都是有著非常深的原理在里邊的,而事實上我們湖人隊也缺乏一個能夠在場上隨時閱讀防守的頂級組織者,科比擁有很強的傳球天賦和學習能力,但是在說到對比賽的閱讀能力上還是要比勒布朗詹姆斯這樣的球員差上許多。
    盡管此時的我已經非常努力的在思考爵士隊的防守體系,想要尋找到一個破解他們防守的辦法,然而可以給我的思考時間太短了,更多的時候我都只能憑借直覺和本能進行比賽,其他的湖人球員同樣如此,即便我們想要打出更多的默契配合出來,但是最終還是被爵士隊的防守切割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個體。
    幸運的是因為我們對于爵士隊的防守很不錯,又能夠?;ず鎂蠖嗍姆朗乩喊?,因此就獲得了許多快攻反擊的機會。
    如果不能夠在陣地戰之中找到破解爵士隊防守的辦法,那么快攻反擊就是我們湖人隊最后的救命稻草了,當然了體能限制了我們快攻反擊的威力,即便如此也還是造成了爵士隊連續的犯規,利用犯規罰球我們一方面可以得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讓比賽時間停下來,為球員贏得一些略微喘息的時間。
    只是在體力嚴重透支的情況下,無論是沙克還是包括我在內的湖人外線球員,罰球命中率基本上都只能維持在五成左右,這個時候沙克的罰球倒是挺穩定的,幾乎每一次都是兩罰一中。
    我們與爵士隊的比分一直在艱難的縮小著,從18分到15分,再到13分,最后終于眼看就要追到10分以內了,然而此時爵士隊的外線終于開火了,可能也是因為我們場上的球員體能實在太差了,所以很難再完全跟上對方外線的霍納塞克,只能眼看著他幾乎空位的三分出手。
    第四節比賽還有不到7分鐘的時間,我們湖人隊依然落后了爵士隊13分,這個分數并不是不能追,但是我們現在需要重新調整一下呼吸,稍微休息一下,所以主教練銀狐哈里斯最終還是叫出了暫停。
    這個暫停之后我們只剩下最后一個暫停了,因此直到比賽最后我們都必須努力的支撐著,幾乎不會再有暫停休息的時間了,除非我們能夠將爵士隊直接打停。
    這次暫停之后我們湖人隊并沒有做出人員調整,即便場上的球員體能都早已經見底,但是我們依然還是必須堅持下去,不管最后比賽的結果如何,我們下半場都已經算是拼盡了全力了,面對強敵爵士隊在上半場落后那么多分的情況下能夠咬牙堅持到現在,還追回來這么多分,已經對得起那些花錢買票在現場看球的球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