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玉妍對于蕭皇后這話,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她只是覺得,蕭皇后雖然心向圣門,但是,這位皇后的一顆芳心明顯系于皇帝身上。
    終究不過是一個糾結于兒女情長的女人罷了。
    祝玉妍的心中,暗自想道。
    “皇后娘娘,此事關系重大,我要好好考慮。”
    皇后的建議,祝玉妍沒說同意,但是,她也沒有直接拒絕。
    “陛下暫時不會對圣門出手,你有時間考慮。”
    蕭皇后對于祝玉妍的回答,并不意外。
    皇權雖重,但是,各門各派對于自家武功的執著,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
    祝玉妍心里閃過了一些念頭,又道。
    “我手下有一位弟子,冰雪聰明,武藝不凡,我希望皇后娘娘可以把她安排到陛下的身邊,護衛陛下安全。”
    她現在知道的一些信息,都是蕭皇后告訴她的。
    雖然蕭皇后表現的很真誠,但是,像祝玉妍這樣的老魔頭,根本不會相信別人。
    蕭皇后說出來的情報,她會想辦法,再次證實的。
    現在提出這樣的請求,祝玉妍仍是在試探蕭皇后。
    她在試探蕭皇后的分量,也在試探,蕭皇后值得她投入多少。
    蕭皇后雖然也是圣門中人,但是,說到底,對方的真正身份,是一國之母,和他們不在一個世界。
    “這——”
    蕭皇后遲疑了一下。
    她和無天多年夫妻,而且,她還極為受寵,完成祝玉妍的請求,對她而言,其實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只是,蕭皇后此人,做事一般都極有分寸。
    往皇帝的身邊放人,而且還是魔門出身的人,實在有些犯忌諱了。
    蕭皇后雖然能做到,但是,她不愿意這么做。
    “答應她!”
    蕭皇后遲疑時,無天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
    聲音明明就在耳邊響起,但是,卻完全看不到無天的身影,蕭皇后的心中,不禁為無天的武功感到驚駭。
    當日在皇宮,無天一瞬間就練成了《天魔功》第十八層。
    這些日子以來,皇宮大內搜羅的武學,不知道被無天看了多少。
    蕭皇后已經難以想象,無天現在的武功高深到了何種地步。
    有無天兜底,蕭皇后也不再顧忌,答應祝玉妍:“好,把你的徒弟帶過來,本宮會幫你安排的。”
    祝玉妍得到蕭皇后的承認后,就悄無聲息的離開。
    陰后祝玉妍,乃是除了三大宗師之外,這天下間一等一的高手,她有心潛入龍船,除了無天和蕭皇后發現了她的蹤影,再沒有人知道,這位陰后居然潛入了龍船,還和蕭皇后見了一面。
    ……
    無天南巡,主要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對南方武林開刀,搜羅天下間的武學。
    另一個,就是想安撫民心,彰顯隋帝威嚴。
    以無天現在的威望,想在大隋做點什么事情,實在太難了。
    南巡一次,敲打一下那些世家門閥,再讓天下百姓知道他這位帝王之威,真的太有必要。
    祝玉妍見過蕭皇后的第二天,就將她的徒兒綰綰帶來,然后蕭皇后帶著綰綰來到無天的面前。
    無論是陰葵派,還是慈航靜齋,招收弟子的時候,除了對習武資質看重,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衡量條件,那便是美貌。
    如果容貌不美,陰葵派和慈航靜齋,是絕對不會收錄的。
    而這兩個門派,每一代的傳人,非絕色美人不可擔當。
    綰綰作為陰葵派歷代最出色的傳人,她的美貌,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一身白衣,下擺隱隱約約間,露出一雙纖塵不染的秀美雙足,仿佛天上的仙女精靈,踏入凡塵。
    在她的身上,有著少女的純潔,亦有著美人的風情。
    明明是妖女,卻偏偏有著一身仙氣,似乎稍不注意,她就會乘風歸去。
    鐘天地之神秀的美人,無天不知見過了多少,但是,這么有仙氣的妖女,無天卻是第一次見到。
    無天打量綰綰的時候,蕭皇后向無天介紹。
    “陛下,這是陰葵派這一代的傳人——綰綰,宇文化及現在不在你身邊,今后,就讓她來護衛你吧。”
    無天打量著綰綰,微微一笑。
    “把這么漂亮的女子,送到朕的身邊,陰葵派還真是舍得。”
    “陛下,你覺得奴家很漂亮嗎?”綰綰勾魂奪魄的笑笑。
    她說話時的聲音,如同銀鈴一般,清脆動人,深入人的心底。
    見到她的人,很難會對她產生討厭的感情,尤其這個人是男人的時候,更加不可能討厭她。
    起碼,無天對綰綰的第一印象就不錯。
    “很漂亮。”
    無天十分客觀的說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看向綰綰的眼神之中,一點色意都沒有,反而無比清明。
    綰綰這個時候,心里其實十分驚訝。
    她早就聽聞,隋帝楊廣好色如命,看到美人,就移不開眼睛,挪不動步子,并且會不擇手段得到對方。
    現在看來,傳言并不可信。
    很多人都用惡心的眼神打量過她,但是,這位傳說之中好色如命的隋帝,看待她的眼神,卻無比清明,還有一些溫暖。
    綰綰來見無天之前,其實也在心里有過諸多擔憂,但是,師命難違,而且,她自襯藝高人膽大,也不怕皇帝對她做什么。
    現在看到無天的這個模樣,她的心里更加沒有擔心了,她促狹的笑笑:“陛下,不知奴家的容顏,到底有多漂亮?”
    蕭皇后看到綰綰這個模樣,忍住翻了一個白眼。
    不愧是陰葵派出身的妖女,真是不安分。
    “你現在,只是太小了。”
    無天對著綰綰,笑著說道。
    “再給你幾年時間,等你把《天魔功》修煉到最高境界時,你的風采,怕是會直逼當年的妖妃張麗華。”
    直逼當年的妖妃張麗華,也就是說,她縱然再過一些年,把《天魔功》練到最高境界,也比不上當年的張麗華?
    綰綰臉上的神情,僵了一下。
    她還想聽皇帝再夸她漂亮呢,雖然現在也是夸獎她,但是,這個夸獎,讓她的心里有些不得勁。
    無天和綰綰說完場面話后,就言歸正傳,問起正事:“綰綰姑娘,你的習武資質如何?”
    “據我師父說,我是絕世天才。”
    綰綰醞釀了一下言語后,對無天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