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打算開一個服裝廠。”蘇原子說道,“我打算設計一些大眾流行的款式,所有人都可以穿,布料不會用特別好的,就是一般的,但是樣式會新穎一點,到時候批量生產,平民也可以買的起。我打算在南省開幾個分店先試試怎么樣,然后在開到外面去。”蘇原子一板一眼的說著自己的計劃。
    “好好!這個主意很好!圓圓不愧是蘇老弟的女兒!”石大帥很高想蘇原子的想法,一點都沒有據地女子不應該子啊外面拋頭露面做生意。本來就是他們石家對不起圓圓了,所以蘇原子只要做的不是很過分的事情,他們石家都是可以容忍的。“對了,圓圓,你看看可不可以給我們設計一款軍裝???”
    “當然可以了,不過可能時間需要長一點的。”蘇原子點頭,“我有一個想法,不同的職務和軍務衣服要不一樣,到時候更能夠分辨清楚了,而且我想在咱們的軍服上留一個特殊的印記,亦可以避免有人仿造我們的軍服。”
    “這個好,正陽我們可以避免有人混進我們的隊伍里了。”石大帥一拍手決定了,“這件事就由石南你和圓圓一起商量吧。”
    蘇原子有些驚訝,在劇情中石大帥可是不怎么喜歡石南的。
    “石南這次表現的非常好,我已經決定讓他暫時任少帥一職了。”石大帥語氣帶著自豪。
    蘇原子更加驚訝,怎么會呢?少帥可就意味著以后大帥可能就是由他繼承了!怎么劇情出現了這樣的變化了?可惜系統還沒有回來,不能問。
    但是劇情出現了這么大的改變,一定是有什么人和她看到的劇情中不一樣了。目前她比較懷疑的就是石南。現在的石南,或者說這個出現在這里的石南和劇情中的那個破壞者是完全不一樣的,至少現在看著是不一樣的。
    在劇情中的穿越者石南在這次的戰爭中其實是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現的,是回來再會后才開始大放異彩的。他利用了自己知道的現代知識,在石大帥那里得到了一定的肯定,但是也沒有現在這樣讓石大帥這么欣賞,直接就任命了少帥的位置。尤其是這次去的還有石青這位二少爺,劇情中這位二少爺在這次戰爭中表現的很好,得到了大帥的欣賞,回來后擔任了少帥的位子,原因有兩個,一個就是他真的表現的很好,另一個就是原來的少帥被石南害死了,所以才會便宜了石青。
    但是石青的這個少帥的位置也沒有做多久,很快就被石南害的被石大帥厭棄了。即使是這樣石大帥也沒有讓石南當少帥,也許是石大帥也看的出來石南是擅長陰謀詭計的人,不是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大將。
    所以石南最后狠下心了,石大帥也被害死了。
    現在的這個石南雖然也才接觸一兩天,但是他的眼中她看見的是那種身為軍人的正氣,雖然劇情中的石南她是沒有看過的,但是絕不是這樣的。
    現在不管怎么樣,她會先觀察一下的,正好趁著商量軍服的問題,可以進一步的得到自己的想知道的答案。系統在,只能是她自己去探究了。
    而且還有一件事她一直都非常的在意,那就是石南身上濃郁的愛人的氣息,讓她非常的在意。要不是知道石南是個穿越者,她都會覺得這就是愛人了。但是仔細的觀察,又會發現這個人身上有更加陌生的氣息,那不是屬于愛人的,應該那才是這個人原來的氣息。不知道愛人的氣息沾染上了他的身上,所以才會把本來他的氣息掩蓋住了。
    “大嫂,明天和我先去軍部,我和你介紹一下軍部的職務,看看你需要怎么分配怎么區分。”石南和蘇原子說,不知道為什么,他如果是本來的性格,是不喜歡這種事情的,他寧可去訓練幾個小時,也不喜歡做這種零碎的小事的。但是現在他竟然有點雀躍了。
    “可以。”蘇原子點點頭。
    第二天蘇原子還是一身白色的旗袍,第一現在她還在守喪期間,不可能會穿其他顏色的衣服,第二就是她覺得旗袍還是要比現在的那些洋裝好看的多。
    石南已經在樓下等著了,兩個坐車去了軍部。
    大夫人和石大帥在樓上的陽臺上看見兩個人離開,大夫人皺了皺眉。
    “大帥,石南和圓圓不應該走的太近吧?你安排他們兩個人一起,我總覺的有點不妥。”大夫人骨子里還是一個傳統的人,更何況那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和庶子,更是要在意了。
    “夫人,你有沒有覺得石南有些變化,和以前不一樣了。”石大帥沒有回答大夫人的話,反問大夫人。
    大夫人想了想,這次石南回來之后的表現,“是不一樣了,做事嚴謹,不在總是陰沉著臉,整個人也給人不一樣的感覺,說話做事都更加磊落了。行事的風格有點···有點像厥兒!”大夫人越說越覺得驚訝。
    “是啊,像厥兒!”石大帥感嘆的說,“我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石南突然就變了,而且是越來越像是厥兒了。我想會不會是厥兒···”
    “大帥!”大夫人打斷了石大帥的話,大夫人心中也是一片正經和疑惑,“大帥我明天去一趟那里吧?”
    “好,也好安心。”石大帥點頭。
    另一邊蘇原子和石南已經到了軍部了,石南正帶著蘇原子在軍部里介紹著。蘇原子跟著石南,認真的聽他介紹。
    不知不覺,蘇原子竟然覺得眼前的人就是愛人,那種熟稔的感覺,那種熟悉的氣息,還有舉手投足的樣子,真的很像。但是他的身上時不時冒出來的陌生額氣息有否定了蘇原子的想法。
    “大嫂,要去訓練場去看看嗎?”石南問。
    “也好。”蘇原子點頭。
    “我們軍部的訓練場是南省最大的一個訓練場了,我們每天都會在訓練場上訓練。老兵和新兵的訓練是不一樣的,我們把訓練場分成了三個部分。一部分是老兵的訓練,一部分是新兵的訓練,還有一部分就是后勤兵的訓練。雖然后勤兵不需要去直面敵人,但是誰說的真呢?所以后勤兵也是會訓練的。”石南一邊走一遍講解著。